主页 > 未来创意 >天愈黑,星星愈会出现 >

天愈黑,星星愈会出现

[2020-06-30 03:26] 来源: tyc申博sunbet官网

天愈黑,星星愈会出现

八月,最后的星期日。

望着后院,慵懒的秋日阳光闲闲地照在枯萎的竹竿四周。

我终于恢复平常的心境。和服的世界在今天结束薄料季节,曾经受不了那份暑热,可是想到夏天就要结束了,又感到一丝不捨,想追上夏天的背影,却又紧紧搂住不放。可是,安稳的心境维持不到半天。

「欢迎光临!」

招呼瞬间,我感觉好像认识这个人,但实际上是第一次见到。

站在门边的女人迟迟没有进来。年纪约三十六、七岁,看起来比我大,是个看起来非常聪明、很适合妹妹头髮型的人。

「请进。」

我再度开口促请,她终于脱掉球鞋,跨上榻榻米。门口的江户风铃,像从梦中惊醒般奏起夏天的音色。

「在找什幺呢?」看到适当时机,我开口问。

「还在看… 」

她只是红着脸模糊回应。

说不定是挑选生平第一套和服而紧张,我也不再说话,专心缝我的东西。

这个夏天,我忙着缝製「东袋」。这是姨婆以前教我的,是一种介于大包袱巾和皮包之间的简易提袋,以前的日本女性普遍爱用。任何人都可以利用毛巾简单做成,等我掌握诀窍后,可以邀集邻居和老顾客,办个附设茶点的简单讲习会。大概可以取代环保袋,最近常有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女孩购买。清洗方便,摺叠容易,便于收藏。男人也可以轻鬆拿着,我此刻就用男性也能用的粗布毛巾缝製东袋。然而,愈是专心缝製,心中愈是惦记在店里徘徊的女人。

她像透明人似的,没有一点声音,静静凝视和服料子。

「有满意的可以打开来看,也可以试穿。」

因为她伫立太久,我忍不住小声说。可是她也没有去动和服的意思,像在专心思考什幺。为了谨慎起见,我稍微收敛心思,收音机连续几天报导了骚扰事件。

想着这些,猛然抬头,正好和她四目相对。我一惊,先移开视线,难道…,从没想过的事情浮现脑中,突然感到喘不过气。她还凝视着我,我受不了她的视线,主动开口说:「有什幺…」

但话接不下去,我有种突然被推上廉价製作的舞台但没有台词的演员心情。我闭上眼睛,做好心理準备。这时,她开口了。

「那个…」

我心跳激烈,不觉吞嚥口水。

「是,」

「有小孩穿的和服吗?」

「您要找小女孩的和服?」

「嗯,」她含糊回答,满脸通红。

「这里只有一点。」

我指着左边里面的衣架,指尖微微发抖。

「请问,小妹妹几岁了?」

我呼吸急促,声音渐小。

「对不起。」

她突然露出极度压抑感情的表情,我感到莫名其妙,等着她继续说。

「妳是横山小姐吗?」

她直视我的眼睛,我正要回答时,她抢先自报姓名。我不禁怀疑我的耳朵。

「啊!」我说不出话来。

「我觉得这个务必要交给妳。」

她边说边向我走过来,从皮包拿出一封信,轻轻放在桌上。

当我回神时,她已经走出姬松屋。我慌忙穿上木屐冲到屋外,追到雪松那边,但已不见她的蹤影。

她是雪道君的太太。

我沉沉坐在椅子上,慎重剪开信封,慢慢展开字迹细腻的信纸,开始看着。

敬启。

请原谅我这样冒昧写信给妳。我是冈田雪道的太太,名叫聪美。我听外子提过您的事情。他虽然还有忘不了的人,但我不在意,所以他接受了我的求婚。我是知道一切而结的婚。幸运的是,婚后很快有了女儿,如今已三岁了。

那个女儿,是外子留给我的纪念。事出突然,我想妳一定很惊愕。我好几次想告诉妳真相,但因为他的遗志,迟迟无法开口。面对您时,我拙于言辞,恐怕不能好好传达,所以写信告知。

四年前,外子患病卧床。信中的明信片,是他死前两天写的。为了不让照顾过他的人担心,他在病床上赶着写贺年片和夏日问候卡。他把笔记型电脑和印表机搬到病床上,插入以前拍的照片,夹着自己一年后、两年后、三年后..的愿望,写下给每一个人的讯息。

然后列印出来,装入信封,交给我。信封上的日期来到时,我就帮已经过世的他寄出。很遗憾,这是最后一封贺卡了。外子那时已无法写完您的住址,因为他已陷入昏迷状态。小姐已经走上新的人生,我突然这样告白,想必会造成妳的困扰,但想到妳可能还在等候外子的贺卡,我就心痛不已。我决定寄出这最后一张贺卡。本想写完地址邮寄出去,但我也想看看外子一心思慕的人,明知失礼,还是决定登门拜访。

请接受外子的心意。非常感谢妳在外子生前,留给他美好的回忆。虽然只是二十五年的短短人生,但他过得非常充实。或许他有摄影记者之路未竟的遗憾,但今后我将继续他的遗志,透过志工活动,多方努力。谢谢你看完这封信。

也请妳连同外子的份,走上幸福的人生。

谨上

信后附记雪道君长眠的墓园位置。我捧着雪道君死前两天写的明信片。勉强可读的字迹,虚弱得和所写的「要幸福哦!」背道而驰,就像要消失似的。

我趴在榻榻米上,悲伤自体内深处一拥而上,内脏痛苦得纠成一团。我一直相信某一天会在某个地方和雪道君不期而遇,那时,我们会笑着挥挥手,介绍彼此的恋人或另一半。虽然毫无根据,但我确信不疑,这个若是玩笑就好了。

不久,有客人打开姬松屋的拉门。我咬紧牙根,站起来。双手抚脸,一阵水蜜桃的温柔香味。我把那个影像,轻轻抱在怀里。

我突然想起忘怀已久的事情,我还是高中生时,雪道君在放学回家路上告诉我的事。那是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。

「妳知道星星为什幺美丽吗?」雪道君一手推着自行车,突然问我。

「因为空气乾净?」

「那也是,不过,我认为是因为有黑暗。」

「黑暗?」

「对,漆黑的暗。黑暗愈浓密,星星看起来愈明亮美丽,因为白天时星星也一样发光。」

「因为有黑暗吗?」

那时,我还拖着父母离婚的心伤,过着绝不开朗的高中生活。

「我认为,讨厌的事情和痛苦的事情,都是人生的黑暗部分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但如果没有这些,那些好事、快乐、幸福等也不会发光了。如果人生一直像白天一样明亮,就发现不到星星的存在了,我最近常常看着星星这幺想。」雪道君望着天空说。

经过了十年,我终于有点了解当时雪道君想要让我明白的事。但一想到雪道君已经离开这世上的这个悲伤,是为凸显我人生幸福的黑暗,真是太过浓密的黑暗。

摘自《喋喋喃喃》

天愈黑,星星愈会出现

数位编辑整理:王信惠
Photo:pixabay , CC0 Licensed.

相关推荐
tyc申博sunbet官网|能源大全|领域通信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赌城线上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搏sunbet官网下载